淘剧影院一个免费在线观看影片的网站
  •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观看记录 清空
用户登录 关闭
账号
密码

《战雷》观后感-电视剧《战雷》笔记

作者:君还 时间:2021-03-03 11:05:32 话题 743阅读
关键词:战友
主要内容:梳理林峰和高等的关系全程;略及陈晨、胡一楠、黑子以及军营群像。

一、 林峰和高等

初次见面,两人相互不待见。高等喊着他是哪儿变出来的小偷,指导员介绍着他是怎样的一位英雄人物,高等却心不在焉地听着、吊儿郎当地喊着适应适应。林峰一个人呆久了性格有些各色,少言寡语间手脚狠辣,先是把高等一把拽起踢飞在地上,接着用铁锹把高等包裹和棉被铲出屋外,拿着把小刀在他面前晃悠来晃悠去,最后把高等晾在屋外,把门一扇。

夜间盗枪和踩雷事件,是两人相互见识的第一步。林峰单手拽起一把地雷引线,两逃犯连连讨饶,乖乖缴枪自上手铐,高等猫腰在树丛里暗暗说“老东西有两下子”。高等踩雷后,林峰留下一刀一步话机就走,高等宁死不求救,玩命拆雷而回,崔鸣抱怨他又臭又硬林峰淡淡地笑。

高等弄炸了煤气罐,林峰烤了鸡,香味扑鼻,施舍性地对高等说要么过来吃要么滚蛋,高等不吃也不滚,说这修理班也不是你家开的,老子爱在这里待着就在这里待着,强化存在感。最后不忘加一句“吃死你个山大王”。

林峰出去三天,这回轮到高等来拿拿龙,他报复性地把高等的床铺家什都铲出门外,撒了满地。有充分的responsiveness,两人的关系才能深入推进。

床铺底下的红色笔记本带领高等走入7号仓库,此后又进一步走入当年狼山战役牺牲战友的坟冢,这些都是林峰的深层精神空间。但是高等初步的误打误撞只是物理意义上的进入。

高等躲入坟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布下绊发雷来迎接林峰。林峰又一次大开施舍,馒头,水壶,火腿肠,把高等当成动物园的狗熊。

工兵团来打扰林峰,林峰也逃避于战友的坟地,与高等不期而遇。林峰独身生活惯了,生疏于面对人群,高等进入其生活恐怕也是二十年来所未有,他向高等袒露后者挡住了自己“喘气儿”,然而两人好歹也算有一事。

下山救苏荷,是两人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你,滚回去”“就不。你能去我凭什么就不能去呀”“我认识这山里的一草一木,你行吗”“我认识这失踪的女大学生,你行吗”高等毫不示弱,与林峰针锋相对,为此林峰命令把枪交给高等,允许其一人跟随进入,从此高等获得了排外性的随从权利,在此后公寓排雷、为预备队排除雷公雷等任务进程中均如此。在救苏荷的过程中,高等所表现出的爷们敢于承担责任的精神也为林峰赏识。

林峰要求高等踩着他的脚印走,高等踩雷后为之排雷,遇前人雷阵封锁,两相掩护另辟蹊径。崇山峻岭,相互搀扶支援。与敌短兵相交,炸弹响起,林峰用老兵的优雅和刚毅,掩护高等扑倒在地。

对高等来说,救苏荷的过程中,第一次真正领略了林峰的过人风采,林峰传授了经验,作出一系列犀利的判断和决策,高等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林峰的助手。最后定向精准爆破,高等:手艺不赖,就是烟大了点;林峰:就是药放少了没把你嘴炸了呢。

林峰去陈大光家赴宴,对高等的评价:跟我一样,最孬的兵。林峰领受并且欣赏高等身上与自身相投和的精神气质,一些深埋的性情、优秀的潜质。随后与陈晨一同散步,也让林峰对高等的过往经历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回到狼山,高等下决心向林峰拜师。林峰屡次劝阻涉入同行。“为什么我不能去”、“就差我一个”由着一骨子拗劲,并非刻意却在雷场生涯中一如既往地往前闯,也同林峰之间的缘分不断加深。考核布置纵深复合雷场,高等下苦功后圆满完成。林峰用红糖水和纱布表示了善意的关心。

于是林峰把高等带到了六六二高地,两人相互摊了牌。林峰让高等走入他的历史,山脚下就是野狼谷,当年狼山战役,他的八十多号弟兄在雷场上丧生,与雷相伴也就是与死亡相栓,赌命的快感让人上瘾,但最终迟早要还的。高等也同样袒露心迹,二十多年不堪承受之轻,早该结束,他要开始新的生活。

随后山林间的传道与修炼,背景是林峰的训诫,前景是高等的苦练,两相交错蒙太奇手法。抄录林峰向高等传授的经验,包括但不限于山林间的训诫。



要想学会排雷,必须学会布雷。只有摸透布雷者的心理,才能了解他布的雷如何拆解。正常雷的拆解都有一定规律可循。如果遇到诡雷,那就只能依靠排雷者的经验和悟性。每一颗诡雷都是一件艺术品——杀人的艺术。雷公雷就是最高级的诡雷。
雷场就是生死场,你必须把全部的心力都凝聚在指尖。双脚踏在地上,心要飞在天上,你要学会像鹰一样俯视。无论身旁是乱飞的子弹,还是带血的断臂残肢,你都要保持安静,纯然的安静,这样才能排掉你面前的雷。
你的敌人制造各种假象,所以不要不轻易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正的布雷高手,没有规律可循,任何所谓的规律都是麻痹对手的反规律,所以要保护好你的双手,记住对所有零件最轻微的触觉,让这些触感都印在你的神经里。如同钢琴家对键盘的记忆一样,每个排雷手都应该有一双能弹钢琴的手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这是孙子兵法军争篇里讲的。你的动作,要像风一样迅速;心,要像树林一样沉静;出手时,要像火一样凶狠;动手之前要像山一样稳。
将全部意念集中在手臂和手腕上,给肌肉合适的强度以使肌肉受到最大程度的刺激。唯一要做的就是收缩伸展,忘记生活中的其他任何事。
脸部的皮肤是人体最敏感的皮肤,连一根草叶划过,都会产生触感。二十年前的一次军事行动中,夜间突然下起大雾,伸手不见五指,一位老兵曾在绊发雷场上凭借自己脸部的皮肤为主攻部队开辟了一条道路。



在这段闭关修炼的过程中,黑子请林峰下山未果骂他怂包,高等将对于师父的辱骂视同对于自己的辱骂,愤而欲出手,林峰双臂结实地架住高等,严厉呵斥说黑子骂得对、该骂。这其中反映了林峰直面是非荣辱的硬汉作风和以身为范、对于年少躁动的管教和呵护。高等“放开我”挣脱开来。

两人一同目睹了黑子的死,一同出师下山。相比于前此下山救苏荷一段合作的突然性、即兴性,此次出师已然经历了磨合的沉淀,师徒之间,抑或战友之间,有了相当程度的认识与信任。“林峰来了,夹道欢迎,高等来了,人人喊打”,林峰的回应斩钉截铁,“要么不去,要么一起”, 正如@孤会砍石头所说,“在全队人的质疑和诘问面前林峰将自己站成一杆枪、一面旗、一种姿态明确的保护。”他以破雷场为筹码换取高等在工兵团留下的资格,雷场开出来了,高等以无比的信任和兴奋冲下坡去在师父扫清了的雷场上欢跳打滚。

炊事班拿姜锦说事,激怒高等。林峰“爷们儿雷场上玩命,你们在这里扯淡”掷地有声, 送表给高等,指针停留在滚雷冲锋前的一刻,它见证了历史深处的血与火,为高等的生命增添一分厚重。

在禁闭室里,隔着薄薄的墙,两人深入交谈。林峰把内心的隐秘之处和盘托出,高等说相处这么久从来也没听林峰讲过这么多话。

高等拿自己争得的功来挽回林峰的军职。一连二连满满两页纸的红手印真令人动容,或可追溯到高等一人的能量所带动起来。可惜的是,林峰已经退伍,双腿又如何追得过汽车。

高等出道下山后,林峰未必一直陪伴左右,但所传授的经验却始终发挥着影响。高等在炊事班切肉切土豆之际回味咀嚼着意念的控制和肌肉敏感度的训练。林峰走后,留下的红色笔记本,又助其在扫雷考核绊发雷场上建立奇功。

李玉斌和女儿出事,工兵团由高等带路找到了林峰,王团长劝说林峰无动于衷,高等一来就撒野,提个水桶往林峰兜头浇去,出口“独眼龙”等他救命,就此促成了两人的合作。对付八卦阵,起先由林峰、高等和陈晨三人参与,后来林峰让陈晨退出,只剩下自己和高等两人,在交错的蛛丝间穿梭,镜头拼接,两人合力闯过八卦阵的一门又一门,并在最后以零误差的精确配合拆除雷阵。

默契不仅在动手拆雷,也在事后总结。当军方和警方都为犯事的动机和身份疑惑不解,林峰和高等已然对对手相当熟悉,你一言我一语对答如流。林锋:93D是原国民党某残余部队的士兵刺在身上的标识;高等:这支部队孤悬海外多年,残部散落在东南亚各个地区,这次来不是为了要钱是来下战书的。

林峰怂了,高等也跟着怂了,贺权说他跟吸了魂一样,成了软面条。促使林峰回归军营的重要因素,也是对高等的关心。唤醒两人内心雄狮的地方只在狼山深处,两人并肩站在飞鹰大队的坟冢,林峰把牺牲战友的探雷针从地下取出交给高等,讲了几个意思:高手出自苦练;高手也有栽的时候,步步生死,需要全情投入;继承前人,不只为自己而活着。最后声嘶力竭地吼道:赶紧活过来!

高等一如既往地为林峰请命,不惜以自残相威胁,不惜夜雨守立,并且努力争取与老兵排雷对抗中取胜。@孤会砍石头说,贺权眼里看到的是一帮幼稚热血冲动着想要“求个公道”的臭小子,或许适用于所有人,却唯独不适用于高等,以下是他的解读:



在狼山的时光里高等所看到的,是一份深植于骨血中对安宁强烈无比的渴望——这种安宁不同于贺权想让林峰尝试的世俗的安逸,也不同于王团长想让林峰投入的效力军队的平静。他所看到的,是一个长驻于狼山四野八荒中与亡灵同在的生魂,是努力想要在平凡世界中浮潜藏身,却被自性中过于刚强的那个部分逼迫得屡屡溺水的无措。
这样的林峰如同一块至纯至烈的电石,无法溶于尘世,被迫妥协的结局只能是伤人伤己。而这份求之不得的煎熬和孤独,唯有在雷场上,在无数次近似于回忆的重塑和复原中才能得到些许纾缓与慰藉。
所以这一次高等没有说,也无需再说。他直接逾越了贺权的那种旁观者的守望相助,雨中请命,越俎代庖。



@Sandrarong则发现了这样的细节:



与预备队战成平局后澡堂子那一幕,林峰骂扫雷队说如果谁再管他的闲事他就去帮对方,高等是一个沉默的表情。我一直觉得这对师徒看似是最不会以正常方式沟通和交流的,但其实内心却是最明白和相互通的!正因为他明白,所以师傅骂什么都无所谓,他只是会一直坚持地做下去,直到林峰真正回归的那一天!



再然后为预备队解围拆雷公雷,林峰只放高等一个人进入雷场,后来自己也跟着进入,再次联手建功。

在高等以及众人的努力下林峰终于成功返回,执行勘界扫雷的任务,途中高等奉命主要担任警戒之责。林峰道出了“你也不归我管……因为你长大了”。

师徒一对闯入最后的雷冢,领略宝藏的真面目。走不了的林峰摔帽子给高等让他活着离开雷公雷,“小子,以后没人再骂你了”。高等在林峰墓前为他戴上帽子,回忆他给林峰所起的各种外号,却从来没有机会正经地喊一声“师傅”。

二、高等和陈晨之间更多是亲情,他们相互信任、关心,但未必彼此深入了解。陈晨给高等塞硬菜,装一车皮吃的回狼山,唠叨着要他遵守纪律等等。在高等跳下雷场活蹦乱跳的时候,崔鸣没好气地说这种人哪能上雷场,相反陈晨紧跟着跳下雷场对高等关心加教导。在雷管事件中,陈晨是唯一能与高等相互信任的人。陈晨断了腿上雷场,希望高等能留在后方安安生生给老爷子留个儿子,高等却急迫学排雷上前线给陈晨当另一条腿。

三、高等和胡一楠。初次见面两人就较着劲。胡一楠一变变出一团火,高等一口吹灭,胡一楠:口气那么大,除了林峰扫雷队就属你了吧,高等:扫雷队不是马戏团,花架子不好使。胡一楠并不轻敌,他认识这个人叫高等,林峰手把手带出来的兵,扫雷队的尖子。次日两人在沼泽地里一展身手,短兵相接,在最后一刻同时找到最后一颗雷,扭打,争抢,最后一起光荣。在勘界扫雷的进程初期,两人相互不配合,林峰要是布置任务,总是高等胡一楠两人名字一块喊,两人常给出这样的回应“我不跟他一块”“为了避免误伤最好给我换个人”。在共同迎战克拉的过程中,两人的心走到一块。高等把探雷针交给胡一楠:“这是你爸留下的,收好了。其实我早就想还你了,就是抹不开面,谁让你老这么烦人呢。今儿我要是挂在这里了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凭着这根探雷针,两人各自给克拉猛扎了一针消灭了他,搀扶着走出雷场。之后,高等陷入机关,胡一楠残臂以救,高等得以摆脱,胡一楠喊道:你要真觉得欠我,拆了雷公雷活着回来见我。

四、林峰与他的老战友。一人独守狼山二十年,终日陪伴着那些枯坟荒冢,手表始终停在总攻发起前的那一刻。说啥请不动林峰下山,林峰给出的理由是:不能给飞鹰丢脸。和黑子对酒,还对起当年的暗语,耗子扔地瓜,大饼不好吃,幸亏你叫了老板,弄来了土豆,土豆一来,二十五只耗子大休息,十五只小休息……黑子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正起劲,林峰举起酒杯,让黑子戛然而止,尘世的美好无法涂饰记忆的沧桑,两人共同敬老队长一杯,挥洒的酒在空中画出美丽的抛物线。还有在野狼谷的仪式,洒酒抛烟。黑子骂林峰是怂包,唱起“战士打靶把营归,胸前的红花映彩霞……”。黑子死,林峰在嘴里为其点燃三根烟郑重插上。胡一楠问及他爸临死时啥样,林峰答道:人死鸟朝天。黑子屋里收藏的战友遗物,吉他,游戏机,照相机……

五、其他。张晓菲让赵宝家去捡钱,被关禁闭,陈晨怒斥他战友之间唯一能交换的不是钱,而是命。此后又给出这样的命题:雷场是向死而生的修罗场,需要有交换生命的信任。赵宝家走,募捐,一年的津贴,“两千,是个意思”。 一队二队竞争,谁输了给谁打开水,排成一排泡脚。水中拆雷,剪错了怎么办,剪错了,血肉就可以在一起,下辈子还是好兄弟。扫雷队队散人不散,改名叫“飞鹰大队”,让老兵永远能找到家。秦雄告别,这种骨头碰肉的公平的争,只能在部队。

【在线观看 】:战雷

如果喜欢本《《战雷》观后感-电视剧《战雷》笔记》

本文来自于淘剧影院,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 http://www.songbailing.com/htdetail/51183.html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相关视频

导演未知作品

猜你喜欢

© 2021 www.songbailing.com